一切都为时已晚

请叫我弦上风,我是个d5黑,星际玩家,猫奴(现已成为一只名为阿塔尼斯的邪恶猫咪的主子)一名光荣的二五仔,前圣殿骑士成员(被开除了),后叛变去了兄弟会,因被无视愤而退出,现正在S*P基金会兼职安保人员,对脆皮鸭文学,音乐剧,真三,APH,漫威有极大的兴趣,正在沉迷FGO和楚留香,即将变秃,沙雕段子制造者,开坑专家

搞不懂LOFTER为啥一直给我这个d5黑推d5,想让我早日卸载吗


今天的我是晒卡海豹,抱着抽旧剑的心一发十连出黑狗,

【原创武侠】微霜月雁(1)

警告,此文的作者垃圾文笔,是个垃圾文,谜一样的设定,大量垃圾话,小学生级别描写,负能量。


明朝弘治年间,算是太平盛世。

表面上的太平盛世。

武林大乱,半年内,数个江湖上排的上号的门派被一夜灭门,门中弟子除了少数在外云游,其余全部被杀,凶手也至今未明身份。时任的武林盟主在开始调查凶手之后不到半月失踪,生死不明。

我们的故事开始于明朝弘治四年。

苏双是个孤儿。至少捡到他,教他武功,抚养他的那个男人是这么告诉他的。

现在大概是子时三刻,苏双抱膝坐在洛阳城内怜香坊的屋顶上,即使隔着屋顶,他依然听得到楼下男女的调笑声,还有其他他不想描述的声音。

他记得他此行出来是奉了一个人的命令来这洛阳城找一个人。

那个养他长大的男人命他寻找一个女人,但给出的线索甚少,让他毫无头绪。

苏双抬起头看向天空,脑内回溯起他二十年的人生。他最早能回忆起的记忆来自他3岁的一个夜晚,他被那个男人从江南的某处湖畔抱起,带到他现在的家——一处位于中原偏西南部的山间的一处无名的小山庄。

那个男人仿佛一直都戴着不知道什么材料的面具,连名字也未曾向苏双说过,只让他以“义父”代称。讲起他的义父,那个男人约摸六尺二寸的身高,听声音大概是在40岁上下,对苏双的要求一直是十分的严格。

苏双隐约记得他12岁那年因为练功偷了一小会懒,就被那个男人拿着竹棍狠狠抽了后背二十几下,险些让他躺不了床。

凉风吹过,苏双打了个寒战,三月初的洛阳还是有些冷,尤其是对于没穿保暖的衣服的苏双而言。苏双低声骂了一句脏话,打了个喷嚏。

稍微回顾一下义父给出的线索吧,早些完成任务,就能早些回山庄。苏双这样想着,右手探向腰间,他记得写有线索的纸条被他放在了腰间的钱袋里……

钱包不见了,和纸条一起。

苏双做了个深呼吸,决定再找一次。

什么都没有。苏双想起来,大概两个时辰前那个撞到他身上的那个青年,自从他撞了自己之后,钱袋似乎就已经不见了,还有线索。当时天色已晚,青年看起来也像是着急赶路,匆匆道了歉便走,苏双只记得那个青年身形有些瘦弱,颈间隐隐约约有一道伤疤,面上黑眼圈很重,整个人似乎都没什么精神。

苏双从屋顶站起来,他活了二十年,第一次这么委屈,这么气。他轻轻一跃,跳到对面矮一些的屋檐上,又折跃几次,落到怜香坊后的巷子里。

巷子里面还算整洁,月光从屋檐的缝隙中撒下,让这里没有那么阴暗。苏双隐约看到那个疑似偷了他钱包的青年就在前面,第一次闯荡江湖的傻孩子苏双就这样追了上去。

然后就被埋伏在巷子两边堆得很整齐的箱子里突然杀出的黑衣人敲倒在地,被迷烟迷昏。那个青年拔出腰间剑刃抵抗了一会,也被迷烟放倒了。

昏迷的苏双隐约想起他临行前,义父叮嘱他的闯荡江湖需要注意的事项:

1.小心女人,越美的女人越可怕。

2.小心巷子,不要放松警惕,敌人随时可能埋伏在巷中。

3.被撞后检查钱包,以及其他物品,撞你的人很有可能是小偷。

4.不要随便惹是生非。

5.不要把重要的东西放在一个袋子里。

6.钱财不要只放在一个地方。


我的扯淡人生(1)

原创文章,记载一个沙雕生物和她的兄嘚们的故事,渣文笔,叙述混乱,大量粗话垃圾话,不适合任何人阅读

我是个随处可见的普通的华夏女子高中生。

最大的特长就是平平无奇,而且不是古天乐那种平平无奇,是真正意义上的平平无奇。

虽然一定要说的话,我的人生比其他人扯淡一点。

我妈是个出马仙,我爸在殡仪馆当司仪。

当然,这没什么,一开始也没什么,学校的同学也没几个因为这个事情欺负我的。

从小学开始就没几个,甚至幼儿园(那会好像是真没有),小学一年级那会倒是的确有个小男生欺负我,抓着我头发把我的头往墙上撞,但不是这个原因。

首先,我妈性格特别刚。她在得知我被欺负之后给我的教育又刚又硬核。

她坐在床上摸了摸我的头,告诉我:

“那个小子再欺负你,你就狠狠揍他狗娘养的。”

我照做了。我把那个小子打的是屁滚尿流。

其实我那个时候是会打架的,之前被欺负没还手是因为什么我也记不清了。

我只记得复仇的时候旁边还有个二年级的傻小子,还有我的两个幼儿园时候就认识的两个闺蜜,一个是二傻子许雁晴,另一个是大冰块夏无月,我们三个后来初中中二期结拜为异姓姐妹,我也因为一些破事成了三疯子。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那个二年级的傻小子不知道看了多少武侠小说,以为我是欺负人,就冲了过来,嘴里还喊着什么“降龙十八掌”。

后来我知道那个傻小子叫韩枫,他在他高一,我和许雁晴她们初三的时候他表白了雁晴,然后这俩傻子就在一块了,一直没分,直到现在我写下这些事的时候他们还在撒狗粮。

但那会我不知道他谁,当时我看他冲过来 ,以为他要给欺负我的那个小子出头,也把他揍了。

虽然没揍太狠,但也给他留下不小的心理阴影。

因为我扒了他裤子。

我一开始真没打算扒他裤子,我只想抱着他腰把他摔一边去。

但他的裤子好像没提好,也可能是我用力过猛,再或者他裤子质量不怎么好。

我把他的裤子扒了下来。

哦,内裤没扒掉。

帮忙望风侦查老师的无月听到这边的异常看了过来,观战助威的雁晴看着被扒了裤子无声的落下泪水的韩枫开始放声大笑。

幼年的韩枫提起裤子哭着跑了,之前被我按在地上暴打的欺负我的那个小子在我扒掉韩枫裤子的时候就已经逃跑了。

幼女时期的我回过头看向笑到蹲在地上的雁晴,有点蒙,就那么傻傻的站在原地,直到无月把我和雁晴拽走躲避老师才回过神。

女主角原型是我,故事原型是我本人的扯淡人生。

就是这样,我作业还没补完,我死定了。

邪恶猫咪阿塔尼斯,和他挠出数个破洞的塑料布,以及被他拽下来拽坏的小彩灯

【华暗】沙雕爱情故事(2)

渣文笔警告,bl警告,继续沙雕小甜饼

华山失眠了。

华山一闭上眼,就会忍不住想到两个小时前被迫刀咚他的那个暗仔,和他胸口的那片美景。

华山觉得他应该是被暗仔一jio踩在胸口导致有了点内伤,所以才一直想那个暗仔。

华山决定先睡觉,明天去找云梦看一看他这个伤。

华山在数了第一百七十二枚铜钱之后,还是睡不着。

华山叹了口气,觉得明天应该去找暗仔讨些医药费。

暗香啊。华山晃了晃脑袋试图把暗仔从自己的脑子里晃出去。

好像有点效果,至少现在……

现在他开始心跳加速了,闭上眼还是那个暗仔,只不过在上面的是他,暗仔被他压在身下。

华山感觉他下身有点……和他之前偷看师兄买的小黄书的感觉差不多。

但暗香今晚睡得还算不错,除去他梦里死死抱着他腰的那个大型犬一样的华山的话。

和华山那个傻小子不同,从小被师姐们【bi—】还有进行【du——】教育甚至【该内容因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被删除】的暗香是知道这代表什么的。

暗香早上起床时,脸红的像柿子。

而华山到后半夜终于睡着了,做了什么梦他不记得了,但那个梦他似乎很满足,华山一脸傻笑起了床。

分别在两人的屋顶上蹲守了一夜的两个云梦深藏功与名。

华山顶着浓厚的黑眼圈,起了床,决定先去见暗香一面。

他告诉自己他是为了讨些医药费才去找暗香的,华山对着镜子重复了十遍“为了医药费”。

但当他从暗香家旁边的草丛里探出头看向靠在桃花树下小睡的暗香时,他就差把自己名字都忘了。

开学前最后的更新,我完蛋了,作业全没写,还有三天开学。
求求你们留个评论

【沙雕日常】君不孤的金顶追杀日志(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每次看我都能笑飞我的头,最后我们三个在金顶愉快的扛起寒鲨打了起来

【沙雕日常】君不孤的金顶追杀日志(2)
我的今日快乐源泉
坐标破阵子五洲震荡

【沙雕日常】君不孤的金顶追杀日志(1)
来五洲震荡找我们玩鸭
我们的金顶总是这样沙雕

【华暗】沙雕爱情故事(1)

渣文笔警告,华暗bl,沙雕小甜饼,大量OOC警告

华山第一次看到那个暗仔,是3v3登剑阁的时候。

华山为了尽可能避开自己队伍里抱在一起360°无死角发着狗粮的少林和沧海,整个人都贴在空气墙上,假装是在观察对方。

对面的暗仔好像和他一样悲惨,队伍里抱在一起的云梦武当周围的空气充满了恋爱的酸臭味。

暗香凝视着对面跳来跳去试图躲避情侣狗粮的华山,华山也死死的盯着对面正抵抗情侣无形伤害的暗香。

俩人深情对视泪流满面,让人感觉这俩人打完这一盘就会勾肩搭背一起去深夜酒馆喝上几杯,诉说单身狗生活的艰辛。

但几秒钟之后战斗开始,俩人下手都没留情。

华山脚踩瓜皮四段位移每一剑都向着暗香的要害刺去,暗香蛇皮走位花样隐身每一招亦朝着华山的破绽斩来。

也许你们会以为这是令人热血沸腾的大佬与大佬之间的对决,华山一开始也是这么以为的,全力以赴。

但事实上…………

暗香,根本打不动华山,华山一个吹风吹没了他小半管血。

暗香蒙了,华山也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两人身形错过,暗香又掉了小半管血。

原来你是个菜比!华山震惊未消。

你竟然是个大佬!暗香陷入沉默。

战场两角的两对情侣还在秀恩爱,战场中间的对决已经分出胜负。

重伤的暗香,看着只掉了一点点血的华山,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华山因为走神让刚被云梦扶起来的暗香轻功击倒,随即被三人殴打致死。少林姗姗来迟,圈住武当就是一通打,沧海修为明显也就比暗香高出一点,被全服第一修为的云梦按在地上爆锤。

华山躺平在地上等待失败降临,武当的倒下并没有为他的队伍带来多少希望,他甚至被暗香从身上踩了过去。他感觉暗香踩在他胸口的时候还特意碾了一下,华山不知道这是不是错觉,但无论怎样,自那之后他每次看到那个暗仔,胸口都会有莫名的悸动。

可能是暗仔下脚太狠给他踩出内伤了?华山在结束了这一局登剑阁之后这么想。

那场战斗拖了很久,暗香冲上去虽然勉勉强强砍得动少林,但因为脆皮没挨几下揍就倒在了华山旁边。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不知情的人看到两人现在的状况只怕只会以为是小两口玩刀咚。

华山的视线从暗香被围巾遮得很严实的脸一路向下最后停留在穿着霜兰校服的暗香的胸口。

华山咽了口口水,被暗仔狠狠瞪了一眼。

暗香看着身下的确生的丰神俊朗的华山,被头发遮住的耳根有点发红。

dei,我又开新坑了,双暗会继续更的啦……武暗……我不想写刀子,官宣BE的cp我也写不出来糖。
想要评论
我好像,文风越来越沙雕了。